青檸女人天地's Archiver

pbush0111 發表於 2011-4-20 20:28

臨終離婚

我是一名律師。兩天前,我接了一樁奇特的離婚案件,約好今天去辦理。本來,離婚雙方只要到民正局去輸就可以了,但因為這樁離婚案件很特殊,所以當事人子女才委託我代為辦理。委託辦理的地點在一家醫院的病房裡,當事人是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。
     我來到這家醫院住院部一個高檔病房,推開房門,裡面一片潔白素雅,一位老太太躺在病床上,戴著氧氣罩,神態非常安詳。病床前的小桌上,放著一束鮮艷的玫瑰花。床沿田寮側身坐著一位老頭,輕輕地握著老太太的手,那關切的神情像是在為老太太分擔痛苦。
     老頭看見我,不好意思地鬆開老太太的手,站起身,從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:「你是邢律師吧?感謝你代表我們去辦理離婚手續。」
     我辦理過很多離婚案件,但眼前這一樁離婚案件,竟是這樣兩個當事人,又是在這樣一個地方,太不可思議了。老太太眼看就要離開人世,他們還有必要離婚嗎?這對老太太來也太殘酷了吧?
    老頭顯然看出了我的疑慮,不安地說:「不好意思 ,邢律師、、、、、」
    我沒理這個老頭,俯下身子,累聲問老太太:「你們真的想離婚嗎?」
     老太太思路很清晰,斷斷續續地說:「他、、、、、、提出、、、、、、離婚、、、、、、我同意、、、、、」
     我又跑去問了主治醫生,主治醫生說,老太太的神志一直是清醒的。
     老太太神志清醒,那腦子犯糊塗的就是這老頭了。都這個時候了還這麼折騰,真搞不懂他!
     但我畢竟只是一個受委託的律師,委託人兩廂情願的事,我出於職業操守也不能多說。就直通通地問老頭:「你們財產分割上有什麼問題嗎?」
     老頭說:「我們已經商量好了,我們的財產由幾個子女共同繼承,平均分配。」
      我又問了其他幾個小問題,但這些問題對他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,已經都不是問題了。
      只剩最後一個問題了,我壓了壓心裡的不耐煩,問:「你們感情上有問題嗎?離婚的理由是什麼?「
      我把頭轉向老太太,希望她來回答,但老太太病得太重了,說起話來非常吃力,又是這老頭,搶著對我說:「我們感情上沒有任何問題,我們的離婚也沒有任何理由,我們只是、、、、、、協議離婚、、、、、、」
      老太太點點頭,臉上現出一絲笑。我看見,老太太在笑的同時,眼睛裡也湧出了淚水。
     我把離婚協議書交到老頭手裡,老並沒有粗粗地瞄了一眼,就一筆一畫很工整地在協議書上簽了名字,接著,他把協議拿到邊上,把筆塞到老太太手裡,把老太太的手引到協議書的簽名處,對老太太說:「淑英,你簽字吧,簽在這兒。」
     老太太所到住筆,哆哆嗦嗦簽下自己的名字。老頭彷彿完成了一件大事,舒了一口氣,把協議書交到我手上,說:「邢律師,麻煩你了、、、、、」
     我拿著協議書出了病房,正好在走廊遇到老太太的主治醫生 ,就下來跟他打了聲招呼,主治醫生見我辦好了事情,就順口說:「老太太已經活不了幾天,那老頭還要跟她離婚,臨終時還這麼刺激她,真是不像話。」
      主治醫生看看我,說「你誤會那位老先生了,這件事他們的子女倒是跟我提過。老先生和老太太是半路夫妻,老太太和前夫關係很好,前夫死前,她曾答應前夫一定撫養好幾個孩子,但她一個人帶幾個孩子實在太艱難了,為了離子才嫁給老先生。他們這半路夫妻幾十年做下來,非常恩愛,但老太太一直沒忘記前夫,又因為孩子不是她一個養大的,總覺得對不起前夫,眼看要走了,她想想大半輩子在跟老先生做夫妻,就想死了跟前夫葬在一起,算是在心裡對前夫有一個交代。老先生很體諒老太太,為了讓老太太有一個跟膠乳夫葬在一起的名分,這才提出跟老太太離婚。」 我聽得呆了,心裡湧出對那個老頭深深的敬意。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